卡拉格漂流
评分: 0+x

她听到钢铁生长的声音,彼时她正在自己小小的档案室里,在除了淡黄色墙壁与灰绿色便签之外的事物均已褪色为灰白的永恒梦境当中度过一秒钟的时间。她听到橄榄树的种子,与一颗也许是来自人类身上的流着蓝色血液的心脏拥抱在一起,化为钢铁之树,从胸腔之中破土而出。

不知道走过多少个偏歧的路口之后,她才终于找到那个声音的来源,一位全身流动着蓝色血液的赛博格,心脏被一颗子弹贯穿,一株橄榄树的树苗在他被洞穿的心中以他的记忆为养分生长着。她看到那棵橄榄树上镀着的铬正因为潮湿而从根部不断发黑变脆剥落,马上就要蔓延到树冠上生长出的铁门那里,就像是他尚且留存着的记忆正逐渐在潮湿的气氛当中晕染,消失。

头戴白花的孩子们用着她不认识的声音,在铁门周围喧闹着,她费了好大劲比划才把他们赶走。一张灰绿色画着格线的稿纸掉了下来,那张纸上写着的文字早已变为她不认识的形态,唯一能确认的只有卡拉格灵协会的标志而已。她一边向铁门的方向攀爬着,一边想到,也许自己这一次写下的报告,会成为协会其他人为她写报告的序幕——她记录下的内容已不再有人能理解了,或者说,已经在与其他人的联系上死去了。不过没什么的。她摇了摇头,推开了眼前的铁门。

有如身在沉静的舞厅之中,感应到观众的到来之后灯球自动亮起,却因为迪斯科废止法案的桎梏,发出的无论赤橙黄绿青蓝紫都只能弥漫上一层无奈的灰色;她看到那个人的已死的梦想向她涌来,看到他试图用祖辈传下来的方法,制造一把捕风网,试图让她们在网中留存更长的时间,让他最终可以学会用无形的风铸钱。而他的死因是一次背叛,他相信只要能拉住自己的那个她的手,就可以带着她逃走。这是他在那另一个世界生活的时候,最爱的诗句:

Can we run away, To a better day?

Just take a chance, It will be okay…

他在世界上游荡的时候,将其默念过无数次,然而实际情况远远出乎了他、他的祖辈们、他从中发芽的文化土壤的预料。拉住她的手早已不是触碰她的灵魂的充分条件,因为她的灵魂从诞生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喷吐出白色雾气的大型奇迹所俘获,被所爱之人牵引着向前的话,就不会在意脚下的小草的安危了。他是那个小草。

正因如此,他也只能在记忆最终被那颗子弹所烧灼的时候,才能从记忆火葬产生的烟雾当中解读出自己童年、青年、已结束的未来当中发生过的种种异常的最终缘由。因为这是个灰烬的时代,记忆如同烟叶一般,焚烧了之后才有意义。

鲁滨逊会忘记他曾在荒岛上创造出文明,一如莎乐美会忘记她怎样无师自通领悟如何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莉莉丝的传人的身份:他的那个她,如同槲寄生一样被他奉为幸运、希望的象征,实际上却要依附在其他事物上才能生活的那个女孩子,最终会在背叛过他之后的某一天,突然意识到财团对她做过的事情不闻不问的真实原因并不是不在乎,而是她的尝试终究不可能成功。

这其实就是一种死亡的预兆,卡拉格灵协会的她曾经在无数个死者的生前回想当中,发现了这种念头——“我的尝试终究不可能成功”——的踪迹。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气力学习电子技术的老人。发现自己已经没有爱其他人能力的有情人。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改变什么的活死人。从她来到协会的第一天,她就知道协会里约定俗成的规定:如果一个人可以确定必定会死,或是与死无异,那么就把他记录在报告上。

ёЌѓЅ:Mr. Oblivion, Ms. Lethe
Ï°Ìì:与时代脱节
Ïò#ђ:Level 0
§»ж•:

她把这些文字写在了手中其他文字已经无法辨认的报告书上。在她写下最后一笔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她不仅仅写下了过去的字样,更已经触碰到了时间的流动,已经亲身经历了,永恒当中的一秒流过。于是她抬起笔来,划掉了自己刚刚写下的那二人的名字,修改为在这片梦境破裂之时,与向下坠去的自己更相配的内容:

ёЌѓЅ:Mr. Oblivion, Ms. Lethe 我们
Ï°Ìì:与时代脱节
Ïò#ђ:Level 0
§»ж•:过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